“我中毒了,在廣場附近……”因為一通求助電話,警方在雙流廣場開始尋找聲音虛弱的報警人。28歲的成都男子與22歲的重慶女大學生,因為各自的感情問題相約一起自殺。昨日,成都商報記者獲悉,在川渝警方的聯合協作下,二人相繼獲救。
  女子發短信:媽媽,我活不下去了
  6月17日下午5時10分,雙流警方接到一名女性的報警電話,巡警李斌在雙流廣場西側一棵大樹下,發現了報警女子。還沒等李斌開口,女子說了一句“救我”之後便昏倒在地。
  就在此時,雙流縣公安局指揮中心來電稱,已聯繫上該女子的家屬,他們正在從重慶趕來。這名叫張梅(化名)的女子曾給母親發短信流露出輕生的想法。6月16日晚10時15分,張梅給母親發短信說:“媽媽,我活不下去了,你要好好活著。”張梅的父母趕緊給女兒打電話,提示電話已經關機。
  “吃了藥沒得效果,在屋裡燒炭,想一氧化碳中毒,你們也來不及。”17日下午,張梅在電話中這樣告訴家裡人。但隨後她又給爸爸打來電話,說她不想死,還連續發了20多條“爸爸我愛你”的短信。重慶警方發現,張梅在成都雙流,於是與四川省公安廳取得聯繫,川渝聯動尋找自殺女子。最後,在眾人勸說下,張梅自己撥打了110。
  獲救女子:和我自殺的還有個男的
  張梅被送到醫院後,由於搶救及時,沒有生命危險。當民警問她為何來雙流時,她言辭閃爍。經過民警耐心開導,張梅道出實情:“和我一起自殺的還有一個男的,他可能還在房間里。”民警李俊鋼立刻向上級彙報,雙流警方開始尋找自殺男子。
  “我和他是在網上認識的,都對生活失去了信心,決定一起自殺。我睡在他床上,他睡在飄窗那裡。今天下午我們一起睡在卧室里,緊閉門窗,點燃木炭,等待著死亡。可是一氧化碳嗆得我十分難受,我就想放棄自殺。於是,他把我送下樓,並陪我坐上一輛三輪車到廣場。因為我的手機沒電,他還把他的手機給我,然後他又坐著三輪車回去繼續自殺。”張梅稱。
  “你還記得他住哪裡嗎?”“不記得,我是第一次來雙流,我只記得他家好像是住三四樓。樓下有個院子,院子外有個鐵門,鐵門外有一隻狗。”張梅努力回憶。不過,由於是網上認識的,她並不知道男子的姓名。民警帶著張梅來到雙流廣場,讓其回憶來時的路,輻射三輪車10分鐘能到達的區域開展查找。
  生死尋找:木炭在燃,男子已昏迷
  李俊鋼拿著男子寄放於張梅處的手機,尋找蛛絲馬跡,一張從樓上往下拍的街景照引起他的註意。“這是棠中路三段的街道!”社區民警魯良山一眼就認出了照片的拍攝地。
  “對,就是這個有鐵門的院子!”魯良山帶著張梅來到棠中路三段附近,張梅很快就找到了自殺男子所在的小區。不過,張梅記不清男子到底住在哪一戶,民警只好從一樓到六樓挨家逐戶搜索,其中兩家住戶無人應答。民警查詢得知,這兩戶業主均為女性,不過張梅對戶內人員辨認時,一眼就認出一位叫吳軍(化名)的男子就是自殺網友。民警立刻與吳軍的母親取得聯繫,吳母稱,兒子患有抑鬱症,曾自殺過一次。他們沒有住在一起,她也沒有房門鑰匙。此時,已是6月18日凌晨2時許,為了爭取時間,消防撬開房門,屋裡一片漆黑,瀰漫著一氧化碳味道。
  民警走進卧室,吳軍昏迷在床上,一盆木炭正在燃燒……所幸,窗戶是打開的。原來這是張梅放棄自殺時,聽從了家人勸說打開了窗戶。隨行醫護人員立即對吳軍進行搶救,1個多小時後,吳軍脫離了危險。民警稱,房間密封性不佳,且房門是虛掩的,因此吳軍能逃過一劫。
  為何相約自殺?
  二人均係為情所困
  據瞭解,兩個月前,張梅與交往五年的男友分手,她認為男友是因為她長得不漂亮才離她而去,堅持要去韓國整容。16日,張梅稱和朋友外出玩,出門後再沒回家。民警魯良山告訴記者,22歲的張梅是重慶一所大學的在校學生,家庭條件優越,還彈得一手鋼琴,在常人看來她長得已很漂亮。這次選擇自殺,與失戀有關。而28歲的吳軍則患有抑鬱症,選擇自殺也是為情所困。目前,二人的家長已將他們領回各自家中。
  成都商報記者 鎖千程 圖片由雙流警方提供  (原標題:不想活了!成渝男女相約自殺 不想死了!自殺女子報警求生)
創作者介紹

珠海

fbctnon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